速生桉树面积在扩大三分之一的工厂收不到原料开机不足是工厂普遍存在的问题历史罕见的高价刺激农户桐籽销售的积极性今年桐籽泥粉普遍多册享县万亩小油桐种植基地

“桐油厂走访专题”报道(二)

挑这时候去走访工厂,并不是突发奇想。2009/2010年桐油新榨季伊始,减产之说便早已是甚嚣尘上,业内起初对此也是将信将疑,但随着新榨季桐籽收购价格一路攀升,桐油价格不断刷新,减产之说被无限的放大,或多或少导致桐籽收购市场价格混乱,成本迅速被拉升,操作风险加大。如何才能得到主产区最准确的市场信息?笔者此行的意义顿时显得越发重要起来。

贵州是此行重要的考察目的地之一。笔者也不是第一次去贵州,脑海里的大致影象仍在,只是觉得那里是云贵高原的一部分,少数民族多,山高人美,自然资源很丰富……[ 详细 ]

考察活动

  早在开榨之初就有减产传闻,而减产的消息却是在11月后才开始放大,当前主产区的减产问题已引起了业界的强烈关注。从走访的情况来看,减产是不争的事实,工厂普遍反映春节前就将结束收榨,这较往年提前2-3个月,今年榨季产期之短让人出乎意料……[详细]

 

市场聚焦

  近2000多公里行程的所见所闻,带给笔者的总体感觉是:主产区减产并非空穴来风,产区减产属实,但具体减幅有待考究。有些工厂深入农户调察后,都声称减产很严重,可谓百年一遇,工厂对产量持异常悲观的态度。工厂认为减产预期从20%到50%甚至更高,尽管说法不一,但今年减产已得到确认,具体减产幅度尚未清楚……[详请]

经典语录

收购点开的价格比油厂还高。以前是籽贩的收购价格跟着油厂走,现在是我们的收购价格跟着籽贩走。
——谈及今年籽贩的惜售抬价现象,工厂极其无奈。减产、抢籽、恐慌等各种因素造成工厂在收籽价格上处于被动地位。

去年经济危机,今年桐籽危机。
——某工厂在聊到今年的减产到底有多大影响时,联想到了去年的经济危机。从走访的实际情况看,减产如今已成为业内不争的事实,而由减产引发的是油厂之间、商贩之间的“抢籽战”。

现在的涨价非需求拉动而是工厂抢籽造成的。
——贵州某油厂一针见血的指出油价上涨的根本原因,话语间透露着一种担忧和无奈。

今年桐籽虽然减产,但桐籽较为饱满。
——出油率是工厂降低成本的法宝,减产也不见得是坏事,至少出油率提高了。出油率的提高有可能部分弥补本榨季产量的减少。

去年开着卡车收籽,今年开着摩托车收籽。
——西林一个籽贩如此描述桐籽量少,难收的说法。

年年都说减产,今年狼终于来了。
——“减产”是每年都重复的老话题,今年开榨之初便有传闻,而内业对此也有所质疑,但今年确实成真的了。

今年桐油行业要演绎“最后的疯狂”。
——今年油价、籽价的行情可谓百年难遇,也许桐油行业以后都不会出现这种“好事”了,“减产”是把双刃剑,有人士对行业的前景表示担忧。

油价天天涨,我们都跟不上。
——经销商对于油价的“跳空”很是无奈,产销无法挂钩是如今较为严重的现象。

去年产量1000吨是大户,今年300吨就是大户。
——资源每年都在减少,工厂数量也在减少,产量也是如此,这是整个行业无法逃避的问题,而其中隐藏着更大的问题是,由于今年收购成本较去年有过之而不及,工厂在资金链上有很大的隐患。桐油生产是一个季节性很强的行业,这个特点决定了企业对资金流动有很大的依赖性……[ 详细 ]